进入:外国人学中文

主页 > 行业资讯 >

南非偏远山村展开对外汉语教学

2013-05-12 16:32 点击:

分享到:

 西内西弗将已磨破角的作业本收在一边,将手中的铅笔削了又削,听着窗外的雨声皱起眉头。由于假期的缘故,西内西弗已经有3个星期没有见到她的中文老师了,今天好不容易盼来了久违的中文课,可是糟糕的阴雨天加重了她的不安,担心与疑问写在脸上。

  这是记者5月8日在南非西开普省弗朗斯胡克市下面的一个黑人村庄的威斯恩小学里看到的一个场景。曲折的山路遮住了当地人探索世界的热情。穷人们居住的一间间小屋相比于众多的富人庄园,显得更加渺小。

  威斯恩小学位于一个山坡上,学校里共有380多名学生和15位老师,20多间教室挤在一个很小的院子里。一间教室里,30多张旧桌子拼凑在一起。呼呼的风,不断钻进窗玻璃的空隙。有些窗户则连玻璃都没有。听一位当地老师说,粉笔被学校老师保存在隐蔽的地方,到上课时才小心地拿出来。

  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西内西弗从课桌深处掏出一本书。崭新的书皮在这间破乱的教室里显得格外引人瞩目。门被推开,一位戴着眼镜、年近六旬的学者走进教室,课堂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这位颇具学者风范的老师名叫谢作栩,他是斯坦陵布什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来自厦门大学。

  “你好!你好吗?”

  “我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乔治,我是南非人。”

  这是学生们在进行对话练习。他们按座位顺序回答完上一个同学的提问后,再向下一位提出问题。

  与谢教授一起来小镇上课的还有3位老师,其中两人是土生土长的南非人。他们本身是斯坦陵布什大学研修中文的研究生,分别用英文和阿菲利卡语授课。4位老师被分在两所小学上课,每所小学按程度同时开两节课。在同一所学校内,中方老师和南非教师分别带一个班的中文课。

  威斯恩小学校长兰斯对本报记者说,当地共有5所小学,其中威斯恩小学已有83年的历史。在小学开中文课,让其他许多学校羡慕。兰斯说,小学一般都在下午两点钟放学,大部分学生要搭3点钟的校车回家。这中间的时间用来上中文课,对学生们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情。“小学里只有阿菲利卡语课和英文课,自2012年起开的中文课,孩子们进步很快,家长们都为此感到高兴。要具有国际视野,就必须学习国际语言。”

  记者看到,中文课堂上,学生们人手一本课本。他们非常爱护书籍,喜欢互相纠正中文发音。在威斯恩小学,接近1/10的在校学生前来听课。各年级学生混在一起上课,有一些放学的则在走廊里扒着门往里看,等有家长来接时才不舍地离去。

  谢教授介绍说,小学生的课一般以提升兴趣为主,学习课文和练习对话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观看视频与做游戏。他说,通过快乐的学习方式,孩子们学汉语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因一星期只上一节中文课,新课开始前先复习一下,非常必要。

 

  谢教授的课堂上,本班的班主任华莱士扮演着助教的角色,他说自己就兼教英文、历史和地理等课,在学校教授中文引起了学生们的极大兴趣。放学后的孩子们多了学习的内容,就会减少他们闲逛和学坏的机会。

  在隔壁班级,南非老师爱博用阿菲利卡语教学生们记单词,孩子们看着黑板上画的图,大声地喊出相对应的名称。“头发、眼睛、脖子、嘴巴。”“同学们再见,老师再见。”

  爱博说,中文的学习可以促进中南文化交流,学生们最小的7岁,最大的有10岁,在这个年纪学习中文对他们未来升学与找工作都有帮助。他说,用阿菲利卡语教中文,学生更好理解一些,快乐的汉语学习对学生的健康成长只有促进作用。

  下课了,西内西弗和其他学生冒雨冲出教室,黑板上留着汉字和拼音,走廊里回响起孩子们的笑声。